就讀中醫這半年來,每天都過著戰戰競競的日子,無不是為了盡可能吸收最多的知識,未來在行醫的路上才能有基礎,於是無形中也給了自己很大壓大,再加上常常聽說有些醫師在校成績很好,但真的上場卻又成效不佳,讓我對這條路更加徬徨。

昨天晚上就作了個夢,場景是連我在內的一票人,穿戴著攀登裝備,在大廣場上排成一列等待著,大家目光緊盯著前方天空,天上依序地垂下繩索,前方的同伴熟練地抓住繩索、搭上扣環,然後就被拉上天空。

我排在後面,目送著前方的同伴們一個一個迅速地被拉上天際,終於,期待許久的繩索終於在面前降下,我弄了一會兒,但扣環還是弄不好,於是向領隊大叫「我不會綁,讓下一個先上」,然後退到一旁研究要怎麼弄,工作人員見狀也很緊張,都走過來要教我怎麼弄,我看著其中一個肚子像細胞組織中 Rough ER(註1) 的男子,很想跟他說「看看你的肚子,你真的知道怎麼綁嗎」,但出於當下情況還是選擇閉嘴,大夥兒弄了一會,還是沒有人知道該怎麼綁,我無奈地看著後面的同伴們接續地一個接一個被拉上天,夢醒。

最近,想轉學到雪梨一間公立大學,一是學費便宜 4 成,二是該校的歷史較悠久,資源較豐富,三是實習地點,敝校只能在學校內的學生診所實習,該校可以選擇學生診所、澳洲的診所或海外配合的診所。最近卻聽聞該校畢業生只是英文程度比較好,對治療方法相對差些,我聽了並不以為意,但,就是這事兒讓我作了這個怪夢,穿上醫師袍是我長久以來的夢想,無論如何都要找到對的方法走下去。Picture  

註1 那個紅色一圈一圈的東西就是 Rough ER(Rough Endoplasmic Reticulum),灰色球形的東西就是標準細胞,Rough ER 是長在細胞內的一個組織結構。

Cassie 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