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五月因期末考的關係,讓我身上的蕁麻疹一次次復發,不堪其擾之下,5月5日再次向學校診所求救,老師診斷是因為本身痰濕過重,加上考試煩心,造成「心包生火,厥陰生風」,於是風疹產生。老師的思路是:既然是因痰濕而起,那肯定要祛濕祛風同時並進,便開出「羌活勝濕湯」(散劑),一天三次,一次 3 匙。殊不知吃了二劑之後,當天深夜我就開始頭痛、發燒、心悸、自汗、全身發冷、呼吸短促、頭暈、胸悶有痰咳不出,隔天(5月6日)頭還在暈,車也開不了,所以向學校請假一天在家休息,再隔一天(5月7日),已經好些,但二邊腰(腎俞)超級痠,頭也還是暈暈脹脹的,胸口的痰搞得我想咳卻又咳不了,於是到住家附近的中醫診所報到,記得那天上樓梯時,短短一層樓20階的樓梯,我竟然氣喘吁呼。這位來自台灣的女醫生診斷完我之後說「妳現在全身都燒起來了」,而因為燒到腎陰,所以才會呼吸短促,解釋完後幫我下了幾針,大約20分鐘左右起身,覺得頭立刻輕爽多了,然後她再給我「天王補心丸」,回家我已經可以靜下來繼續 K 書,再過一天,腰痠已經消失,身體恢復正常。

雖然當時我並不知道到底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但這次事件讓我下定決心再也不會回學校診所,同時,我也不要再繼續待在這個學校了,很幸運地學期一結束,我成功地轉到雪梨科技大學,也學了一學期中葯學,現在是時候回頭反省半年前的那場災難:

根據當下的症狀,「頭痛、發燒、心悸、自汗、全身發冷、呼吸短促、頭暈、開始感覺胸悶有痰咳不出」、「二邊腰(腎俞)超級痠」,還有「尿黃、大便二天未解」,證實的確如那位女中醫師說的「全身都燒起來了」,但為什麼羌活勝濕湯會造成這種結果呢? 因為防風、荊芥、川芎、羌活、白芷都是辛溫葯,禁用於陰虛火旺或血熱者,而我的情況本來就已經有火,火熱生風而造成風疹,現在又再上這些辛燥葯,更是火上澆油,而且當時我用的是散劑,用量應該比煎劑要少,但老師並沒有減量,所以「大量的乾草加在徐火上,旁邊又有內風助長」,結果就變成一場燎原大火,現在認為老師當時若 1 減少散劑用量 2 加上天冬、女貞子、旱蓮草等補陰葯可能就可以避免這次災難,當然這只是大一初學中葯的想法,希望三年後再回頭看此文,我能有更精確成熟的想法,繼續努力!!


Cassie 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