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台北的街上,有股不一樣的氣氛。每個人似乎都信心滿滿,準備去做件什麼事情,傍晚時分,也看到家家戶戶男人女人們圍在電視機前面,大聲談論著現在的開票結果。我也是,接近中午時起床,梳洗完畢便找出身份證和印章回戶籍地去,投下那張期待已久的選票後,便開始等著新總統開票結果,選情抵定的那秒鐘,全家人歡欣鼓舞,當然也穿插著少數幾人的訐譙聲,為了慶祝新總統上任和我娘的生日,我趁著大家大聲歡呼時,跑去買了蛋糕和啤酒,「馬。上。派對」,老實說,這是我七年來第一次幫我娘慶祝生日。

杯盤狼籍後,我很快地回到台北看醫生,今天的醫生和昨天的不同,一看到我的腳,也是說了同樣的話,「妳這個很麻煩」、「先作推拿看看吧,二個星期後再不行,就要幫妳針炙了」醫生說。「那為什麼不就直接幫我針炙呢?」我問。「會有點痛,怕妳以後就不敢再來了」「喔?是怎樣針阿?」「一根針從這裡(我傷處A端)插進去,再從這裡(傷處的B端)穿出來,總共要穿二針」「這…會不會痛阿?」「廢話!你又不是沒神經,怎麼不會痛。」聽他說完,我馬上打消針炙的念頭,乖乖讓推拿師盡情蹂躝我的腳,還不忘提醒他「大力一點」,我不想針炙。

第二次到診所報到,還是沒有得到一個明確、肯定的回覆,我想應該真的需要長時間的照顧吧,我的漫長復健之路正在努力進行中。
創作者介紹

Cassie's World

Cassie 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