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五月因期末考的關係,讓我身上的蕁麻疹一次次復發,不堪其擾之下,5月5日再次向學校診所求救,老師診斷是因為本身痰濕過重,加上考試煩心,造成「心包生火,厥陰生風」,於是風疹產生。老師的思路是:既然是因痰濕而起,那肯定要祛濕祛風同時並進,便開出「羌活勝濕湯」(散劑),一天三次,一次 3 匙。殊不知吃了二劑之後,當天深夜我就開始頭痛、發燒、心悸、自汗、全身發冷、呼吸短促、頭暈、胸悶有痰咳不出,隔天(5月6日)頭還在暈,車也開不了,所以向學校請假一天在家休息,再隔一天(5月7日),已經好些,但二邊腰(腎俞)超級痠,頭也還是暈暈脹脹的,胸口的痰搞得我想咳卻又咳不了,於是到住家附近的中醫診所報到,記得那天上樓梯時,短短一層樓20階的樓梯,我竟然氣喘吁呼。這位來自台灣的女醫生診斷完我之後說「妳現在全身都燒起來了」,而因為燒到腎陰,所以才會呼吸短促,解釋完後幫我下了幾針,大約20分鐘左右起身,覺得頭立刻輕爽多了,然後她再給我「天王補心丸」,回家我已經可以靜下來繼續 K 書,再過一天,腰痠已經消失,身體恢復正常。

雖然當時我並不知道到底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但這次事件讓我下定決心再也不會回學校診所,同時,我也不要再繼續待在這個學校了,很幸運地學期一結束,我成功地轉到雪梨科技大學,也學了一學期中葯學,現在是時候回頭反省半年前的那場災難:

根據當下的症狀,「頭痛、發燒、心悸、自汗、全身發冷、呼吸短促、頭暈、開始感覺胸悶有痰咳不出」、「二邊腰(腎俞)超級痠」,還有「尿黃、大便二天未解」,證實的確如那位女中醫師說的「全身都燒起來了」,但為什麼羌活勝濕湯會造成這種結果呢? 因為防風、荊芥、川芎、羌活、白芷都是辛溫葯,禁用於陰虛火旺或血熱者,而我的情況本來就已經有火,火熱生風而造成風疹,現在又再上這些辛燥葯,更是火上澆油,而且當時我用的是散劑,用量應該比煎劑要少,但老師並沒有減量,所以「大量的乾草加在徐火上,旁邊又有內風助長」,結果就變成一場燎原大火,現在認為老師當時若 1 減少散劑用量 2 加上天冬、女貞子、旱蓮草等補陰葯可能就可以避免這次災難,當然這只是大一初學中葯的想法,希望三年後再回頭看此文,我能有更精確成熟的想法,繼續努力!!


Cassie 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不知何時開始一直籠罩在一股「期待英雄來救世」的氛圍,問題是,帶領國家的是一批團隊,而不是一個人,於是在民主社會這種期待注定失望,然後人民會再次期待下個「英雄」,直到有一天他們真正看透政治的本質。

Cassie 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星期是 School Holiday(春假?),終於有機會出門到山上走走。昨天起了個大早,想在太陽真正發威之前登頂,無奈早上還是有事要處理,開車到登山口時已經是 9:30 了,頂著近30度的氣溫、流了滿身大汗,終於在中午登上山頂,一如往常,山頂風超大,即使我已經穿上狗外套,還是不敵強勁風勢,吃了簡單的午餐和啤酒就火速下山,可惜已經太遲了,回到車上開始覺得喉嚨不舒服,回家洗完澡,頭也開始沉重起來。到了晚上,太陽穴到顛頂開始頭痛,喉嚨有發炎的感覺,而今天喝了不少水,但尿色還是偏黃,估計應該是風熱感冒,我想了想印象中薄菏葉可以清頭目利咽喉,試了二杯的確有效,頭痛、喉嚨痛有得到緩解,只是當下的病情正在逐漸擴大,沒過多久,不舒服的感覺再度上升,於是臨睡前我吞了二顆銀翹解毒片,方劑中結合清熱解毒和去風熱的葯材,隔天早上起來,頭痛、喉嚨痛已經消失,剩下偶爾喉嚨有小痰(不能咳出)刺激咳嗽,基本上已經恢復正常,晚上睡前再吃二顆以鞏固效果,今天(第三天)已經康復。


Cassie 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8 Fri 2015 06:19
  • 葛根

葛根

【性味歸經】

甘、辛,涼。歸脾、胃經。

【功效】

解肌退熱,透發麻疹,生津止渴,升陽止瀉。

Cassie 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純粹只是想把這幾天發病到痊癒的過程記錄下來

星期二是我出發到雪梨上課的日子,通常一待到星期四下午回家。

這星期二的早上,我一如往常五點起床,準備搭六點的車子去上課,但立刻就發現右邊肋間不太舒服,當下急急忙忙打包東西也沒空理它,上了車之後,開始仔細摸著到底是什麼回事,大約8~12肋骨摸下去有敏感不想被碰的感覺,寬度大約從右側線向正面約3公分,同時往下有 referred pain,有可能是睡覺時壓到嗎?不對,昨晚我是正面朝上睡的;昨天有跟人打架嗎?沒有阿,我試著想了很多肌肉相關的解釋,但都不合現況,百思不解卻也無能為力,就由它吧,反正應該一會就沒事了。

到了下午不但沒好,甚至連大口吸氣都能感覺到橫隔膜擠壓到"那東西"而出現那個敏感不想被碰的感覺,這下問題大了,我猜想有可能是肝不知什麼原因正在不開心,同時試著回想自己這幾天的確容易疲倦,九點多十點眼睛就快闔上了,然後今天一整天水喝了不少,但一上午還沒上一次廁所,下午強迫自己去尿個尿,想當然爾顏色超深,洗手時看了個舌象:舌紅、二邊有明顯青紫,自覺不妙。今天最後一堂課是下午五點,四點時有個小空,跑去學校實習診所想試試老師的程度,無奈已經都被預約滿了,那也沒辦法了,走到學校中間的草坪躺了下來,閉上眼睛讓身體休息,最近有可能看書認真了點,外加自己這幾天常誤餐,像星期一晚餐就沒吃,再前一天晚餐也是九點多才吃,想想這個後果實在也是自找的。

下了課,和同學去達令港的鼎泰豐吃晚餐,我因為沒吃午餐,所以肚子超餓(真的不應該),食欲沒有被影響,吃了素紅油抄手麵+冰淇淋,吃飽回到下塌處倒頭就睡,從九點半多睡到早上七點,但起床之後"那東西"還在,摸下去還是很不爽,尿色還是一樣深,舌象還是一樣,我推測"那東西"正在發炎,或用中醫說是有裡熱,而依解剖位置很有可能是肝,所以吞了幾把枸杞試試,中午好像有減輕一點,但還是直到下午一點才上第二次小號,顏色還是一樣,隨著時間過去,尿的次數愈來愈多(正常),慢慢它也就不痛了,到今天(星期四)已經完全沒事了,只是右腳底板肝膽反射區出現了一個小水包(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但肯定不是星期二),我消毒後立馬擠破它,裡面是透明的水。

Cassie 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