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jpg  

-「媽! 我在尼泊爾的山上,聽說現在氣溫是零下 25 度,聖母峰、Nuptse、Luptse 都在我旁邊喔! 」站在 Kala Patthar(5,550M) 山頂全身發著抖拍下這難忘的一刻

D7-11月17日

8:30 Dingboche (4,410M) -> 10:30~11:45 午餐 Thukla (4,620M) -> 1:45 抵達 Lobuche (4,900M)

早上邊吃著早餐、邊看著地圖和嚮導 Ranjit 討論今天的路程,他說大致上今天就是沿著河谷二岸平緩爬升,約 13 公里的路僅上升 500 公尺,只是從今天起要小心高原反應,耳提面命提醒我們不要走太快,並且隨時補充水份,於是出發前作足了拉筋暖身,謝過山屋主人後,繼續朝基地營邁進。

離開 Dingboche 小鎮簡單爬升一段路後,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被成排雪山包圍的大草原,趁著這開闊又平緩的路況,抓著壓隊的副嚮導 Chandra 一一認識眼前的高山,「那個像溜滑梯的叫 Taboche(6,367M),他旁邊的是 Cholatse(5,440M),我們前方那座在冒煙的是 Lobuche East(6,119M),右前方那座則是許多初級登山家的入門健行山款 Mehra Peak(5,820M)…」,從他嘴裡講出來好像在談論自家後院的庭園造景,但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沒有一座是失手可以活命的殺手級雪山阿! 果然尼泊爾人不是一般我等都市叢林肉腳可以相提並論的。

聊完附近高山,我又再抓著 Chandra 練習出發前一個月才臨時學的尼泊爾語:

「Mero nahm Cassie ho, tapai ko nahm ke ho?」->我的名字叫 Cassie, 你叫什麼名字?

「Mero nahm Chandra ho, ti mi lai costco cha ?」->我叫 Chandra,你好嗎?

「Malai tic cha, danyabaad, ti mi lai costco cha ?」->我很好,謝謝,你好嗎?

練習完這些簡單問候語後,Chandra 又再耐心地陪我練習數字,邊聊天邊走,嬉笑間不知不覺已經爬升 200 公尺,到了用午餐的山屋 Thukla (4,620M),看看時間也才 10點半,早餐吃的西藏麵包 Tibetan Bread 在肚子裡還沒消化咧! 但不知道再上去會是什麼情形,如果現在不吃,待會兒餓到走不動就慘了,所以還是塞了一碗雪巴湯 Sherpa Stew,果不其然,吃過午餐後,大家都飽到不想動,再加上前幾天累積的疲勞,一夥人逼著 Ranjit 讓我們坐在山屋曬了一小時太陽才繼續上路。

209.jpg

- 這個低矮的小石屋一般人要彎著腰才進得去,原來這不是給人住的,而是冬天時給牛避寒用的,背景是 Taboche Peak (6,367M),好驚人的輪廓,人真的能爬上去嗎?

210.jpg 

- 即使大中午太陽高掛半空,低溫還是足以使河水表層結冰,此時剛好水袋又沒水了,這次開心地到岸邊裝了滿滿 2 公升的「喜馬拉雅冰河水」

212.jpg

- 今日午餐:Sherpa Stew,就是把一堆菜和飯和通心粉全部丟在一鍋煮,有點像「菜尾湯」

下午的路稍微陡一點,順著結冰的河流向上,Ama Dablam(6,856M)已經在我們後面,也許明天就再也看不到她了。約一小時後,我們登上一個佈滿白雪和天馬旗的山坡,上面有很多登山好手遇難紀念碑,Ranjit 讓大夥兒在這裡調整呼吸,果然過了四千公尺以後,已經到了我的臨界點,即使只是一個稀鬆平常的緩坡,都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心臟狂跳、呼吸急促,邊喘著大氣,邊一一細讀每個紀念碑上的名字和生卒,無意間發現其中一個碑上寫著 "Always Aim High" ,心想:這就是熱愛登山所需付出的代價吧? 在登上一座三千公尺高的山後,就會想再挑戰四千公尺的高山;踩在四千公尺的山頂後,又會想再挑戰五千公尺高的山,即使覺得五千公尺可能已經是極限,但登上五千公尺的山頂後,又會情不自禁地想再往更高或更具難度的山推進,一次一次挑戰意志力和身體的極限,自己也不知道何時該停止,最後在最熱愛的活動中喪失了生命,想到此,我不禁一陣鼻酸。

214.jpg

 - 在 Lobuche Peak(6,119M) 前的嘛尼堆就是讓每個登山者都肅然起敬的遇難紀念碑,在這邊有數十個登山好手長眠於此(只有紀念碑,他們的遺體不在這裡)

2144.jpg  

- Sean Agan,2005 年原本計畫成為年紀最大攀登聖母峰的加拿大人,卻在 Camp 1 心臟病發,在下撤到 Pheriche(4,240M)時不幸身亡,得年 63 歲。8 年後,一個愛爬山的台灣女生,無意間為他的墓誌銘大受感動

215.jpg

- 這種在六、七千公尺高的雪山間漫步的感覺真好,身旁的白雪已經凍結成冰,踩在上面,腳下傳來輕脆的「咔ㄘ」聲

過了遇難紀念碑後,不一會兒就來到今天的目的地 Lobuche(4,910M),放眼望去只見遍地的白雪,這裡的氣溫又要比前一站 Dingboche 再冷上一級,放下行李後,我照例帶著相機到外面亂逛,因為高度更高、氣溫更低,也就更不適合人類居住活動,所以在 Lobuche 小鎮上,只見幾間山屋和小雜貨店 "Shopping Center" 傍著 Khumbu 河而居,再向外就只有整遍積雪和高聳參天的雪山,我試著爬上河谷對面的小山坡,看看能不能拍到夕陽,但因為沒有冰爪,真的很怕一個不小心滑倒就滾下山了,所以沒走多遠就決定回山屋取暖,用過晚餐後早早上床,養精蓄銳、準備明天登上此行目的地-聖母峰基地營 Everest Base Camp !

220.jpg

 - 山屋門前的路已經積雪差不多一個人高,要不是有人鏟出路來,我們連門都找不到

217.jpg

- 山屋前的一塊空地,牌子上寫著「Helicapter Landing Zone」,看來這裡也可以叫救援直升機,我希望永遠都不會用到

218.jpg

- Mehra Peak(5,820M) 和結冰中的 Khumbu 河,好一幅 Lobuche 冰河雪山圖阿!

219.jpg 

- 跑來搶鏡頭的犛牛讓這幅畫更有 Lobuche 風味

 

D8-11月18日

 8:00 Lobuche (4,900M) -> 10:30~12:00 午餐 Gorak Shep (5,140M) -> 2:00~2:30 Everest Base Camp(5,300M) -> 4:00 Gorak Shep (5,140M)

今天是 EBC 預定攻頂日,要爬升 200 公尺到 Gorak Shep(5,140M) 的山屋,放下行李輕裝爬升 160 公尺到聖母峰基地營 Everest Base Camp(5,300M) ,然後再返回 Gorak Shep 休息一晚,如此重要關鍵的一天,前晚應該好好儲備體力應戰,但昨晚卻是這輩子睡得最差的一晚。

大約 8 點上床入睡,10 點不到被自已"忘了呼吸"驚醒,從此之後氧氣怎麼吸都不夠,大口張嘴吸氣,卻又發現喉嚨乾的好痛,我試著把臉藏在被窩裡,看看喉嚨會不會比較舒服,有,但二氧化碳太多、氧氣不夠,沒多久還是得探頭出來;試著背對窗戶頭下腳上地躺著,這樣冷空氣就不會一直灌進我的鼻子,喉嚨就不會那麼痛,沒用,外面實在太冷了,冷空氣一通過喉嚨就好痛;試著伏著睡,氧氣量和喉嚨痛的問題是解決了,但這姿勢實在太不舒服了,總之,三個小時內我試了無數種睡法,就是沒辦法入睡,愈是著急,氧氣量就愈不夠,氧氣不足又讓我更是著急,數度坐起身只為了吸入更多氧氣,最後愈來愈不舒服,腦子裡居然開始出現過世的親人,再這樣下去不行,我決定起身去吃高山症的葯 Diamox,大約半小時後,呼吸果然變順暢了,不一會我也睡著了,一睡三小時,直到凌晨 4 點因尿意而醒,全身好累,但也卻睡不著了,賴在床上直到 6 點才起來。

用早餐時,跟 Ranjit 提了一下自己昨晚已經用了一顆 Diamox,如果今天接下來有發生任何狀況,他比較能應變,當然我不希望有任何事發生在這離攻頂只剩幾小時的路程裡。

225.jpg

- 出現了! 喜馬拉雅雪雞 Himalayan Snowcock ,通常出現在四千到六千公尺地區,厲害的傢伙,為什麼在這麼高的山區你們還能行動自如呢?

從 Lobuche 到 Gorak Shep 的路不算難走,但超過五千公尺以後,空氣又乾又冷,氧氣又只剩平地的一半,再加上昨晚高山症發作,讓我爬升地很辛苦,走沒多久就要滾到一邊假裝拍照,實則喘大氣,後來 Ranjit 看不過去說:妳今天很沒有 Power 喔! 哎~我也不想阿,喉嚨痛就勢必得用頭巾遮口鼻,遮了口鼻之後,氣又不夠用了,我上輩子沒燒好香、這輩子沒投胎成尼泊爾人,叫我情何以堪!

抵達 Gorak Shep 後,快速把行李放進房間,簡單用過午餐後,Ranjit 又迫不及待地喊著  Jann Jann(讀音 ㄗㄢˇ ㄗㄢ),趕著這群羊上路,出發前我再吞了一顆 Diamox 以防萬一。往 EBC 的路比早上困難,除了刺骨的寒風從雪山、冰川向我們呼嘯而來之外,這趟路沿途都是大小不一的碎石,加上又上下坡不斷,走起來很是艱辛,另一位隊友也是高山症發作,這段短短 2.5 公里的路共吐了七次,甚至連 Diamox 也吐了出來,但她很堅強地撐到了基地營,再回到山屋休息。

223.jpg

 - 上吧! 登頂前的最後 2.5 公里,我們要登上聖母峰基地營!

224.jpg

- 去程的路上巧遇剛從 EBC 下來的台灣山友 David ,他的表情是說:「我在 EBC 吐了。」,中間的 Amy 說:「Hey! Check this man!」,我:「風好大…」

226.jpg

- 世界知名大山 Mt Everest(8,848M)(左)、Nuptse(7,861M)(右) 就在我對面! 這麼近距離地看著她們,襯著背後湛藍的天空,心想:哇~你們好美呀!

232.jpg

 - 問我這段路是怎麼走的,只有一個字:「喘」,冷冽的寒風從四週的雪山、冰川呼嘨而來,心臟死命地掙扎著把血液送往全身,「撐下去」是腦子裡唯一的意念

230.jpg

- Oh ya~ 終於讓我爬到基地營了! 背包裡有一瓶 Everest Beer ,但高山症和低溫讓我完全沒有興致打開它,明天爬上 Kala Patthar(5,550M) 再來慶祝吧!229.jpg

- (由左至右)副嚮導 Chandra、Cassie、嚮導 Ranjit,感謝他們二位這幾天來的悉心照料,今天才能站在這裡

回到山屋後,雖然身體很累,但我還是坐不住,當大家在飲酒狂歡的時候,我跑到山屋後面(昨天的另一個方向)晃晃,太陽下山後,這裡的氣溫驟降,冰雪覆蓋大地,以致沒有任何植物可以生長,所有生活物資都必須靠人力或獸力扛上來,不禁在想:如果不是我們這些觀光客,真的會有人住在這裡嗎?

用過晚餐、喝了一大壺熱水,Ranjit 說「明天早上 5 點集合出發去 Kala Patthar(5,550M) ,之後回 Gorak Shep 用早餐、收拾行李,然後就要連趕 10 公里的路回到 Dingboche 旁邊的小鎮 Pheriche(4,240M),因為明天的行程很滿,所以早上的 Kala Patthar 可以選擇不參加」,但既然都已經來到這裡了,我怎麼可能不上去看看呢? 睡前和 Ranjit 再三保證我一定會準時在大廳集合,肯定不會遲到,然後雙腿一伸,night night。

234.jpg

- Gorak Shep 的夕陽,在 5,000 多公尺高的地方,四處所見只是白茫茫的一片,光禿禿的大地有種置身外太空的感覺,身體隨著氣溫驟降而發抖,嚴寒提醒著我:此地不宜久留,趕快回山屋去吧!

 

D9-11月19日

5:20 Gorak Shep (5,140M) -> 8:00~8:30 Kala Patthar (5,550M) -> 9:00~9:30 Gorak Shep (5,140M) -> 12:15 Thukla (4,620M) -> 3:00 Pheriche (4,240M)

昨晚睡得很不錯,躺在床上沒二分鐘就進入夢鄉,一路睡到凌晨四點,雖然離集合時間五點還有一個小時,但我還是索性起床,到餐廳裡喝熱水(當然伙房還在睡,我是喝自己保溫瓶裡的熱水),此時帶隊的 Chandra 還香甜地睡在餐廳的長椅上,只看到 Ranjit 為了照顧一名高山症隊友在忙進忙出,他見我已經準備就緒,不顧我的阻止、硬是把 Chandra 從睡夢中叫起來,這可憐的孩子以為自己睡過頭,立馬跳起來,尷尬地急忙道歉。

五點一到,只有四個人整裝待發出現在餐廳:Amy, Frances, Cindy 和我,待大家都整裝完成,Chandra 打開山屋大門,哇!! 好冷阿! Chandra 說現在大約零下 25 度,本來還擔心自己會不會穿太多: Merino 200 羊毛褲 + Softshell 保暖褲,Merino 200 羊毛衣 + 刷毛背心 + Gore-Tex 羽絨外套,事後證明我應該再多穿一點。

237.jpg

- 早上 5:30 出發去 Kala Patthar ,滿月高掛空中,太陽還沒上工,氣溫是零下 25 度,如果不是對登山有強烈的執著和熱情,實在很難堅持下去

上山的路走得非常辛苦,高度超過五千公尺後,本來就已經呼吸困難,再加上這凍死人不償命的氣溫更是雪上加霜,Cindy 在五百公尺處就決定放棄,當下我也晃過一個念頭:反正就只有四個人參加,現在退出一個,如果我跟著退出應該不會太丟臉吧? 但這個念頭並沒有在腦中停留太久,腿還是死命地奮鬥著,受不了這稀薄的空氣,最後我還是吞了一顆 Diamox,吃下去之後果然一會兒就見效,吸比較得到氧氣,但還是冷到寸步難行。

大約三分之一的路程後,Frances 也因為太冷而回頭,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我也好想回頭,但看著山頂(疑似),覺得再撐一下就到了,「再撐一下!再撐一下!」自已告訴自己不下十次,好不容易稍微走得比較順之後,接下來的路況從原本的泥土路變成亂石路,必須踩著大石頭慢慢大步前進,又得小心旁邊及膝的積雪,這條天堂路的難度又再高了一級,每走幾步就得停下來喘氣,為了呼吸時而拿下頭巾,卻又因為冷,不得不再迅速戴回,感覺鼻子都已經快掉下來了,好冷好冷,好想就停在這裡睡覺,可以睡醒了再繼續走嗎? 吃了 Diamox 後,讓我開始覺得口渴,拉出 Camleback 想喝水,卻發現水管早已結冰了,咬一下吸嘴還可以聽得到碎冰聲。

愈往上走,風勢愈強,手上雖然戴著 OR 號稱可擋零下 20 度的狗鐵絲手套,可是手指卻傳來血液逐漸結冰的痛感,不止如此,腳趾也傳來相同的痛楚,「我真的還能走下去嗎? 」。

搖搖頭,告訴自己「Cassie, common you can do it! 」、「半途而廢不是妳的個性,Let's go! Keep on going! 」,最後 500 公尺時,看起來終點就在眼前,咬著牙、蹬著大步奮力向上,太陽公公雖然上工了,但還沒真正發揮他的威力,眼看著象徵山頂的五色旗愈來愈近,鼻水卻也開始毫不給我留顏面地直直流,肚子好餓,膝蓋好痠,體力也逐漸透支,在抵達頂點時,我已經眼冒金星,把登山杖一丟,邊走帶爬上了頂點大石,不知道是因為太冷,還是太興奮,全身忍不住顫抖,好開心阿! 比昨天登上 Base Camp 還開心,迫不及待與 Amy 和 Chandra 來張合照,這是我第一次登山有瀕死的感覺,但也因為克服了這一切,成功顯得格外值得珍惜!

242.jpg

- 終於登上 Kala Patthar(5,550M) ! 我們太棒了!

238.jpg

- 費盡千辛萬苦,終於爬上了 Kala Patthar,隔著昆布冰河 Khumbu Glacier 近觀 Mt. Everest、Nuptse、Luptse ,雖然很想拿背包裡的 Everest Beer 出來慶祝,但此時我冷得全身發抖,如果有帶 "五八金" 就好了

245.jpg

 - 從 Kala Patthar 下來後,心情大為輕鬆,看到一大片乾淨的白雪,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激動跳到雪地上翻滾,好冰、好爽!! 人生第一次在雪地上翻滾!

 山頂實在好冷,全身一直在發抖,大約停留 20 分鐘我們就火速下撤,雖然還是得小心滑冰,但大部份時間都可以輕快地跳躍下山,大約花了 30~40 分鐘就回到山屋,隊友一見到我們,迎面而來的是瘋狂的掌聲和歡呼聲,腦子還無法形容剛剛才經歷過的苦難,只能說出「很累、很冷」之類的形容詞,然後只記得好想大吞管他什麼熱騰騰的東西,但送上來的早餐是一壺已經冷掉的溫水和吐司加蛋,沒魚蝦也好,扒完早餐,伸伸腿,平復一下歷險歸來的心情。

在山屋沒有休息太久,Ranjit 就又喊著 Jann Jann 趕大家啟程下山,也因為再也不需要顧慮高原反應,大家腳步輕快,我一如往常走在後面,不斷回頭再次張望這些陪伴我們多日的群峰們,「謝謝你們,讓我有這段難忘的回憶,雖然下次不知道何時才會再見,但我一定會再回來的! 」

 


下山行程

下山的路開心多了,大約五個半小時就走到 Pheriche(4,240M),用過晚餐,只想癱在床上好好睡他個五天五夜,大概是因為這麼多天來不斷靠意志力驅使自己,然後今天終於登上最後一顆山頭,強烈的意念瞬間解放的結果,向隊友道晚安後,躺在床上,回想著早上在 Kala Patthar 看到的聖母峰、Nuptse、Luptse,好像作夢一樣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和他們這麼近。

250.jpg   

- Pheriche(4,240M) 小鎮依河而建,就像多數村落一樣,鎮上只有山屋和小雜貨店,人煙非常稀少

251.jpg

- 這麼多天來第一次住在有桌巾的山屋,更重要的是,這間山屋的馬桶居然真的可以充水,堪稱五星級山屋阿

255.jpg  

- 在山屋外看到的月亮,透過經幡還是可見它皎潔的月光

D10-11月20日

8:15 Pheriche (4,240M) -> 11:15~12:20 Tenboche (3,860M) 午餐 ->3:50 Namche Bazar (3,440M)

D11-11月21日

10:00 Namche Bazar (3,440M) -> 13:30 Phakding (2,610M)

D12-11月22日

9:15 Phakding (2,610M) -> 11:40 Lukla(2,840M)

D13-11月23日

國內飛機 Lukla(2,840M) -> Kathmandu

從 Kala Patthar 下來後,我患了嚴重的感冒,咳嗽咳到燒聲、鼻水狂瀉不止,一連病了四天,直到最後一天在 Lukla 才稍微能正常說話,但下山的路並沒有隨高度驟減而輕鬆好走,取而代之的是無止盡的上下坡,當時的心情就好比當年爬合歡西峰的那種 "度爛" 再放大十倍,途中我不斷問 Chandra「為什麼明明是下山卻還有上坡?」,他為了安撫我的無理取鬧只好一再說「這個是最後一個了啦,後面就平緩了」,然後沒多久又再遇到一個陡上,幾次之後, "度爛" 至極的我向 Chandra 下最後通諜「如果再出現一個上坡,我就要用登山杖插你屁屁,把你烤來吃! Grill Chandra!」,這可憐的孩子只好拿出手機放尼泊爾的「登山者之歌」-Rasham Firiri 緩和我一再受創的情緒,這招果然有效,隨著輕快的弦律、簡單好記的歌詞,沒多久我們就能隨著音樂哼上二句,也讓後續的下山之行變得沒那麼沉重。

在 Pheriche 往 Namche 途中的村落看到一隻小黑狗,順勢對牠吹了個口哨,想不到牠居然就搖著尾巴跑來討摸摸,還在我的腿上摩蹭,實在太可愛了,忍不住停下來和牠玩了一陣,還幫牠取了個名字 Ku Kur(尼泊爾語"狗"的意思),再度上路後,Ku Kur 走在前面幫我帶路,等我追上後又再繼續向前走,一直陪我走到下一個村落,牠才看看我,然後一溜煙地跑掉,結束這短暫的友情。

回到 Lukla 後,大夥跑去愛爾蘭酒吧慶祝,但我因為感冒還在全身發冷,所以留在山屋的餐廳取暖,點了杯 15 年的 Scotch Whisky 慶祝此行成功,也聽聽各國山友的登山經驗,以山會友!

300.jpg

- 和我在往 Namche 路上短暫相伴的好朋友 Ku Kur,「要健康長大喔,等我下次回來你要變成一隻強壯的大男孩喔!」

303.jpg

- 最後幾天副嚮導 Chandra 戴上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 Ray Ban 太陽眼鏡,還抓了頭髮,是要迷死多少尼泊爾少女阿?

最後一天從 Lukla 飛回 Kathmandu,隨著飛機起飛,看著 Lukla 愈來愈遠,心裡突然有點失落:結束了,二個星期的 Trekking,山雖然永遠都在,但這些一起登上基地營、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戰友們何時能再聚? 何時能再一起登山、一起再唱 Rasham Firiri? 我在心裡告訴自己:雖然大夥以後可能很難再聚,但這裡的高山、微風、河流、瀑布、人們、Ku Kur…,對我來說,有太多珍貴的回憶了,我一定要再回來,向更高的山挑戰,創造更多回憶。

尼泊爾,我和你之間還沒完呢!

304.jpg

- 偉大的挑夫,一桶 17.5 KG 的瓦斯他一次背了五桶

302.jpg 

- Pangboche 可愛的民房

306.jpg

- 單身登山客背著自己的裝備,想走就走、想停就停,看到美景忍不住想暫停在這時空裡,那就隨意坐下來吧!

307.jpg

- 太陽曬的好舒服,那就躺下來睡個午覺、讓陽光盡情灑遍全身吧! 誰說登山一定要有照表操課的?

308.jpg

- 小姐弟手牽著手上學去,弟:「姐,後面有個怪阿姨在拍我們耶!」,姐:「噓! 不要看她!」

309.jpg

- 美得讓人捨不得離開的 Lukla 登山口,我很快會再回來的!

【全文完】

, , , , ,
創作者介紹

Cassie's World

Cassie 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