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四天的中秋連假,台北的天空連下了二天雨,下得人心煩悶,就在連氣象局都宣告今年的中秋節註定看不到月亮時,我還是決定星期一來一趟古道之行,雨衣、雨褲帶著,管他下不下,反正基隆一年到頭都在下雨,何時去倒也無妨。好家在,今天是個好天氣,山中並沒下雨,只是濃霧一片,但這樣的濃霧卻也讓我長褲全濕,而上衣早就分不清到底是汗水,還是霧水了。

無耳茶壺山其實並不難走,但頂著大太陽走1公里的石階步道陡上,真的讓人很吃不消,走到一半,我就已經有種中暑、想吐的感覺,忍不住停下來喘口氣,所幸稍作休息後,就完全恢復戰力(其實霧也慢慢濃了,太陽慢慢不見了),此時,還只是今天行程的開胃菜,後面等著的是更累人的漫長山路。我繼續踩著無止盡的石階陡上,來到傳說中的「寶獅亭」,再往上走,便來到茶壺山攀岩陡坡。



攻頂之後,麻煩的事來了,「怎麼下阿??」旁邊都是懸崖峭壁,如果從旁邊抓著石頭是可以下的去,不過卻沒有作繩索,一個不小心就成千古恨了,苦思許久,所幸小天使眼尖,看到下面有一個小洞,於是就鑽狗洞下去了。之後的行程,沿路都是比我還高的芒草(我165cm),走在裡面根本看不到我,連路都看不太到,實在很擔心會不會踩到蛇的尾巴被牠反咬一口。



而山中大霧,芒草上都是霧水,經過後,褲子全濕,我的排汗衣也被芒草割毀了,(同伴這天穿的是短袖,後來看到他的手臂上盡是無數割痕),經過恐怖的芒草路後,再緊接著的是繩索和崚線大縱走,不知走過多少顆山頭,終於結束這段【茶壺山古道】。

【茶壺山古道】後,接著登場的是【貂山古道】,因為這次的路線是下山,所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到達目的地,值得一提的是,沿途經過的「無緣之墓」,當時經過它時,我還滿緊張的,山裡面的墓穴,最好還是不要招惹到,所以經過時,只是眼睛看一下,就快步通過,待返家後,認真去查它的資料,發現居然還有一段淒美的故事。



故老相傳,此碑緣由有下數點:
一. 日據時代,一日本採礦技師奉派來台時,與論及婚嫁女友,相約二年返鄉後,共訂鴛盟,卻一去杳無音訊。其女友幾經波折,歷盡風霜,來台尋找,抵礦區,獲悉其男友已因病別世,悲慟之餘,乃豎此碑,以為懷念,黯然返鄉。
二. 相傳明治三十五年間,有一日籍採礦工程師,愛上本地一名女子,於是返鄉稟告父母,徵得同意後,回台欲予迎娶,其愛人竟已病故,傷心欲絕遂立此碑而歸。
三. 日本明治三十五年間,有二日籍人士,相偕來到雙溪尋找礦脈,不料一人摔落山谷,重傷而亡,其地點竟是礦脈所在。另一人有感於人生無常,無意開礦,攜同伴骨灰歸返日本。此時死者妻子亦來台尋夫,獲悉夫婿噩耗,即欲回日本,接其夫婿骨灰。時值九月,淒風斜雨,半途感風寒,加上傷心過度竟而病故。事後,當地居民有感於此位日本女性的堅貞,在其病倒之處,立「無緣之墓」石碑以為感念。
四. 日據時代,有日本人到此淘金,金未採到,卻傾家蕩產,於是立碑而去。
上述諸說,孰者為是,已難考據,惟識者辨之。

【貂山古道】到達牡丹後,我們沿路尋找往【金字碑古道】的路,經過無數當地居民好心的指引,我們在牡丹十三層當地繞了無數圈,最後無奈決定放棄,改為步行至牡丹車站,搭火車前往猴硐,再由猴硐走【大粗坑古道】下至九份。由於火車無法直達猴硐,所以我們決定先到福隆轉車,順便吃個午晚餐-福隆便當(16:40)。

相較於上次【草嶺古道】之行吃的「鄉野便當」,這家似乎更好吃,不知道是不是餓了一天的關係




來到【大粗坑古道】登山口,已經是晚上六點了,頭燈戴上,手電筒點上,繼續完成未完的目標,在黑暗中走了約20分鐘,突然聽到三隻狗吠的聲音,心想「媽呀,山裡面的野狗是很兇的!,要退回去嗎?」,後來我們拿緊了登山杖,作勢要扁狗,然後再快步蹓走,好家在狗狗沒有追上來,我可不想拿我的登山杖來作「打狗棍」呢!

約莫再走個50分鐘,終於到達九份,此時腿也差不多斷了,肚子也空了,我用最後的力氣,"爬"到柑仔姨芋圓店,結束今天累鼠倫的基隆一日遊。

本次行程約莫10公里,歷時8小時,腿上的黑青10處,疲累指數90%,回到家只有倒頭睡的份兒。

創作者介紹

Cassie's World

Cassie 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