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jpg

從未攀過雪山

從未穿過冰爪

從不知道"冰攀"是怎麼回事

第一次體驗就直上六千多公尺高的島峰

如果沒有一點勇氣和很多瘋狂

應該很難這麼做吧?
 


1.3.jpg

2014 年 10 月 24 日上午八點不到,我站在島峰頂,俯視腳下萬巒疊嶂的雪白山峰,矗立在我身後的是世界知名高山-洛子峰 Lhotse(8,501m),忍不住興奮之情向雪巴嚮導 Tenjee 大喊「I made it!」,回想從 Lukla 一路上來到此的這幾天,嘴角不禁高高上揚

10 月 23 日 Tenjee 帶我從 Chhukung(4,410m) 走到 Island Peak Base Camp(5,080m),因為路程輕鬆平緩,所以我們大約中午出發,下午三點左右抵達,沿途愉快地聊天、喝茶、玩雪球大戰,絲毫不因隔天就要上島峰而緊張害怕,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就是這個意思吧?

Tenjee 倒是一路擔心我的體能狀況,因為依本來的行程規劃,要九天才會登頂,但因天候的關係,屆時可能會遇上大風雪,於是,過了 Namche(3,440m) 之後,我們取消幾個高度適應日,一路不停向前挺進,五天就走到 Chhukung ,隔天就到 Island Peak Base Camp,比原訂計劃快了二天,雖然不敢說不累,但這次覺得比去年 EBC 健行輕鬆一點,應該是特訓有發揮效果。雖然 Tenjee 一直很擔心這個娘們到底撐不撐得住,但此時我還是很有自信,登上島峰應該不成問題,殊不知真正艱辛的是在登頂日阿。

20.jpg    

往 Island Peak Base Camp 的路很平緩,繞著 Ama Dablam(6,856m) 從前走到後,又直視那子峰 Nuptse(7,861m) 和洛子峰 Lhotse(8,501m) 前進,這種堪稱五星級等級的美景,實在讓人心曠神怡! 圖左為洛子峰,最右邊黑黑的小平台就是島峰  

Base Camp 高度為 5,080m,島峰為 6,189m ,我們明天的計畫是登頂後,再回到 Chhukung(4,410m),也就是說明天要爬升 1,100m ,再下撤 1,779m ,另外,因為 High Camp(5,640m) 那邊聽說還有其他團體約 30 人明天也要攻頂,為了避免山頂塞車,所以我們凌晨 1 點就得出發,大約 5 點走到 High Camp ,中午左右攻頂,下山可能快些,大約 3 點左右回到 Base Camp 和挑夫會合,大約 7 、8 點回到 Chhukung,預估總共要走約 19 小時,聽起來會是極艱難的一役, Tenjee 說如果明天下到 Base Camp 覺得體力不夠的話,我們可以再待一晚,但看看這個被長年積冰的丘陵所環繞的營地,我說「I hope not.」

抵達 Base Camp 放下行李後,我們穿上攀岩吊帶 Harness 、帶著繩索、勾環,找個大約五公尺的小山坡作"冰攀"特訓,老實說,我從沒穿過冰爪,所以 Tenjee 只好認命地一腳一腳幫我穿上,我邊看邊想偷學,但他動作太快,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什麼,只好請他明天戰場上再幫我一次了。

穿上後,發現不是很好走,他仔細講解該如何踏步和爬坡,原則上爬坡時要盡量用腳掌的前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小腿好痠,沒練過真的很不習慣,還是不自覺想用腳後跟去蹬,但坡陡的話就蹬不了了,讓我有些苦惱,Tenjee 再三告誡我要小心,因為很多初學者都會把褲管刮爛,甚者勾到小腿。嬰兒學步走上去後,我們再練習用八字環降下來,這部份比較沒什麼問題,畢竟以前有攀過幾次岩,上上下下幾趟之後,Tenjee 見我慢慢熟練就宣佈下課放飯了,「明天才是重頭戲,今天要保留體力。」

"最後的晚餐" 讓我大為吃驚,本來以為在這種 Yak 不拉屎、鳥不下蛋五千多公尺高的雪山,吃個泡麵如果還能有一小把青菜,就要感謝上帝了,殊不知廚師居然送上爆米花來當開胃菜,要知道,在這種海拔高度,氧氣量是海平面的一半,一般的爐子根本升不起火,沒二分鐘,廚師又送上通心粉、起士、炒馬鈴薯、炒青菜、蔬菜湯、炒香菇,我的媽呀,在家都沒吃這麼好,我們很努力地想掃光全部菜色,但實在太多了,最後馬鈴薯、通心粉都還剩一堆,問廚師能不能留著當明天午餐,反正這裡這麼冷沒放冰箱也沒關係吧,但他想也不想搖手拒絕「全部要丟掉」,聽到他這麼說,只好用力再塞幾口,希望全部食物都會化為明天登頂的動力。

24.jpg  

極奢華的"最後的晚餐"

吃飽後,一點也不浪費時間直接上床睡覺,明早 12 點半要起床,1 點鐘整裝出發,但這時才 8 點多,剛又吃那麼飽,怎麼睡得著呀? 且太陽下山後,這裡氣溫驟降,我穿了五件上衣、四件長褲,外面還有三層睡袋和二層 Liner ,還是可以感覺到冷空氣千方百計想灌進來,媽呀,外面到底幾度呢? 慢慢地暖空氣漸漸佈滿睡袋,我踡縮在一團,終於進入夢鄉。

天氣冷,尿意常常不能忍,半夢半醒間該死的尿意襲來,探頭出去看了一下手機時間,才 10 點多,伸在睡袋外的手告訴我外面好冷!還是忍一下好了,轉頭又繼續睡了一會兒,第二波尿意來勢洶洶,勢不可擋,看看時間也快 12 點半,該起床面對了。盥洗帳在約二十步遠的地方,著裝完畢,拉開帳蓬,寒風迎面吹來,心裡暗暗罵了一聲「x!」 解放完回到帳蓬,廚師剛好來叫我起床吃早餐,快樂的養精蓄銳時間已經過去,好戲該上場了!

上路前的最後一餐很簡單,只是麥片粥和大量熱水,不過,其實晚餐還在胃裡,這時也不怎麼餓,只是半夜起床有違我的生理時鐘,身體還有點倦,且因溫度的關係,隱形眼鏡很乾澀,眼睛不太舒服,但"攻頂"讓我躍躍欲試,走了這麼多天就是為了這一刻,我們快速用完早餐,把裝備穿戴上去,安心上路!

25.jpg  

著裝完畢,趁著精神抖擻來一張,穿了七件上衣(始祖鳥排汗衣、Merino 羊毛衣、刷毛衣、刷毛背心、Mountain Hardwear 800羽絨外套、另一件尼泊爾買的羽絨外套、最外面一層山頂鳥 Gore-tex 擋風防水外套) 和五件褲子(Skins、Merino 羊毛褲、瑜伽褲、Mountain Design 保暖長褲、始祖鳥 Soft Shell 擋風防水褲),以及四層帽子、三雙襪子、還有一雙號稱可抵零下二十度的 OR Gore-tex 手套

離開 Base Camp 後的路非常好走,但好景不常,那只是暖身,因為接下來至少十個小時的路都是又驚又險又難走,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亂七八糟又大小不一的碎石坡陡上,走起來很是吃力,帶路的 Tenjee 完全不受影響,看他老神在在的樣子,為了不太丟臉,我也努力跟上他的步伐,只是時不時得停下來喘二口才能再繼續往上,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本來以為 5 點才會走到的 High Camp,我們大約 3 點就走到了,「 Good job! 照這個速度,我們應該 6:30 左右就可以登頂了。」 Tenjee 說。

無奈命運總是愛捉弄人,High Camp 過後,大小不一的碎石變得更大顆更難走了,加上開始出現 5~10 公分厚的積冰,攀爬坡度也增加為 40 ~60 度左右,有時必須手腳並用來爬過一個坡。冷風呼嘯吹著,前方仍然伸手不見五指,頭燈只能照出眼前的路,看不到終點,寒冷又稀薄的空氣和不足的睡眠讓肌肉愈來愈不堪負荷,腿好痠、好睏、好冷,到底還要走多久? 

「Keep going! Keep going!」登山是最好的意志力挑戰,因為總是有太多理由可以放棄回頭,但我們決不輕言放棄,負面情緒高漲的時候,只能自己給自己精神喊話,「山頂只會愈走愈近,只要我們堅持下去。」

又走一段後,眼看積雪越來越深,Tenjee 要我坐在一旁石頭上,幫我穿上冰爪,他說:「冷嗎? 要不要喝點熱水?」我點頭說:「我的手已經凍僵了,沒辦法自己拿水。」他聽完立刻幫我倒了一杯熱水,送到嘴邊給我喝,然後幫我把手套拿下來一看,十隻手指果然已經凍得發紫,我看這狀況心已涼了半截,這是要怎麼繼續下去? 「 Tenjee, 你覺得我能走得到嗎?」他邊打開外套,把凍得發痛的手放進胸口,邊安慰我「當然可以!」,不知道過了多久,好不容易手終於融化了,他叮嚀我隨時把手保持握拳姿勢,冷風才不容易灌進去,手暫時沒事了,冰爪也穿好了,走吧!

人生就是這樣,當你以為最痛苦也不能比這個更慘了吧,然後上天就會讓你知道什麼是 the + most ,積雪、巨石、超陡坡、冷風、睡意和 50% 低含氧,幾個元素全部集中在一起,讓我頭昏眼花,為了跨過一顆大石頭,我的右腳冰爪勾到左腳褲管,當場跌了個狗吃屎,小腿也撞上那顆大石頭,痛得眼淚直流、一度站不起來,坐了一會兒,我再度站起來,「沒事沒事,我們繼續走。」小腿痛,我的心更痛,始祖鳥的 Soft Shell 褲破了,它陪我走上無數顆山頭,居然一時大意讓它在此捐軀了,十個痛也不足以表達我的遺珠之憾阿!

鑑於這次大摔,Tenjee 決定用繩索將我倆綁在一起,因為接下來的路更加驚險陡峭,下次再摔可能就不是狗吃屎笑笑就沒事了,看看眼前的路,寬度只有一個人能過,一個不小心踩空下去,少說骨折,甚至直接滾下去回老家都有可能。

四周還是一樣漆黑,我們繼續踏著積雪,爬過算不清第幾十個陡坡,寧靜的夜空裡,狂風依然呼嘯著,我的心臟也不甘示弱地博命狂跳,欲將血液迅速送往全身,但身體還是不斷吵著「不夠不夠!我需要更多能量和氧氣!」面對看不到終點的前方,到底還要走多久?眼睛已經累得要閉上了。

「Tenjee,不管今天能走多遠,都要感謝你全心全意的照顧,You did a great job.」趁著休息,我對他這麼說著。此時已經累極的我,即使喝了熱水,體力還是沒有恢復的跡象,登頂似乎已經不是"何時"的問題了,而是"能否"的問題。

靠夭完,背起背包,走吧!

這就是台灣人的精神,即使眼睛不自覺會自己閉起來,即使很累、很喘、很冷,即使嘴上才剛靠夭完,看看前方、看看來時路,摸摸鼻子還是會繼續走下去。腦子一片空白,已經無法再多作任何思考,不知道過了多久,前方終於透出太陽的曙光,不遠處已經可以看到那傳說中令人聞風喪膽的 "二百公尺垂直大陡坡",身歷其境才發現它比照片更驚人,「Are you scare?」 Tenjee 問,「Ha! How to spell it?」根本沒時間想它有多高多陡,腎上腺素讓我毫無半點猶豫立刻套上安全繩和上升器,「Let's go!」

26.jpg  

前面的雪巴 Climber 一馬當先上去,確認繩索安全無虞後,我們才繼續往上,對於他的體力,只有 "Amazing" 可以形容

雖然昨天有作特訓,不過,從未有過冰攀經驗,導致未經訓練的小腿肌肉開始哭泣,我們為節省重量,把包包放在山腳,連冰斧也沒帶上來,所以當小腿痠痛,很自然地就想用上升器把自己拉上去,於是沒多久後,手臂的肌肉也開始哭泣了,到達終點前,我全身超痠,只好告訴自己「數十步,喘一下」,也就是用力蹬十步後,才能喘一下,這招果然見效,三輪後已經到達脊線,走過脊線就是我們的目的地-島峰,顧不得有多喘,奮力走到頂點,終於!

1.5.jpg  

攀上 200 公尺大陡坡後,再走過這段就到頂點了,加油加油!

 1.jpg   

在島峰頂和洛子峰 Lhotse 合照

我們是今天第二、三個登頂的人,後面還有一隊人要上來,所以我們大約待了十五分鐘就下去了,剛上來的二百公尺大陡坡用八字環跳幾下很快就下去了,但接下來要繼續面對又險又陡的亂石下坡,也是不可大意,而且現在天亮了,下方的峭壁時時提醒我集中精神萬分小心,要是不小心滾下去,可能會滾個老遠才會停。回到 Base Camp 已經大約下午 2 點,我已經累到沒有體力去消化食物,好像一吃下去就會立刻吐出來的樣子,只想小睡個 20 分鐘,但睡醒後,Tenjee 還是給我留了一份熱騰騰的午餐,堅持要我多少吃點,畢竟待會兒還要走 3 小時回到 Chhukung 山屋,於是我塞了點青菜和湯,馬鈴薯和通心粉就留給挑夫 Furba 加菜吧!

大約 7 點終於回到 Chhukung ,我喝了杯熱水加黑豆粉就回房睡了,一覺醒來,山屋的大姐和廚房伙計們都跑來道賀,據說 Tenjee 趁我睡覺時,特地幫我宣傳了一下:「這個娘們花八天登上島峰,本來還以為她不行的,想不到還真的上去了。」一位雪巴大哥建議我乾脆留下來,以後專門帶團上島峰,面對他們的盛情,我連忙揮手說島峰我去一次就夠了,下次我們再一起去爬其他座山吧! 

在山頂時,Tenjee 問我感覺如何,居高臨下,眼前的雪山再也不足為懼地全在腳下,我不假思索回答:「I'm the queen of the world.」我告訴他,從現在起,再也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打倒我了,雖然很累、很喘、眼皮很重,但意志力讓我克服一切來到山頂,未來人生路上就算遇到再困難的事,我也有自信能夠面對。

回國後很多朋友問我:「妳還會再去嗎?」肯定要的,不斷要求挑戰自己,不安於現狀,人生只有一次,我要活得精采。

1.2.jpg

左邊這位雪巴大哥超級強悍,三人當中只有我喘得要死

8.jpg

來爬山怎麼可以忘了威風凜凜的 YAK 呢?

11.jpg

喜馬拉雅塔爾羊,已經是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動物,當天我們看到至少六隻在山坡上健康地吃草! 實在太幸運了!

12.jpg

Thame 女喇嘛廟一隅和 Kongde Ri(6,187m)

13.jpg

夕陽西下後的聖母峰 Mt. Everest(8,848m) (左) 和洛子峰 Lhotst(8,501m) (右)

14.jpg

 Namche Bazzar 夜景

15.jpg

登高望遠所為何求? 

33.jpg

下山途中遇到來討摸摸的小 YAK,可愛死了~~~

44.jpg  

Lukla 機場因為天候不佳,已經幾天過了中午飛機就不飛了,焦急的旅客只能看著窗外暗自祈禱  

2.jpg  

Cheers mate, thanks for this remarkable experience.

  

, ,
創作者介紹

Cassie's World

Cassie 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